从城市到乡村

发布时间:2020-06-30

有一句话:表达你【的发现。λ从一双渴求的眼睛出发,披荆斩棘,一路辗转,而后抵达心灵。经过颠簸的心有了ч表达的欲望,用米兰一样芬芳的文字记叙心灵翻转的历程,这对于任何一个喜欢用文字宣泄的人来说都是他人无法企及的快Ⅸ乐和忧伤。

  (一Щ)

  秋天的太阳是豁亮坦然的,来便来了。清晨的时候,还有一些淡青色笼罩,到了九点的时候,仿佛一只手扯开了那片笼纱,一切就都透明了。透明,真的好,到这个岁数,我依然认为敞亮是难能可贵的。江对岸的树木草坪已是深绿,隐隐带着些乌色,这使得江不仅透明而且不乏厚重的成分。公交车里学院男女最多,男生头发都参差不齐地长至鬓角,或者肩头,脸上的青春痘逼慑我渐行渐远的青春;女孩一般都捧着个手机,勾着头,留海垂下来,黄色的脸,但肌理细腻,吹弹可破,青春无敌。我们单位的领导有一个侄女就是这样,看见我们,一会叫姐姐,一会叫阿姨,她随心所欲的称呼却直逼我们颤颤巍巍的心理防线。

  我在最繁华的地段Γ下车。交水费、电费,然后放一点点一点点小钱在银行里未雨绸缪。真是乐此不疲地做这样的事,像只燕子,顶着风雨飞来飞去,可能,在某一危险的时光里,就░一去不复返,但我依然要完成这些使命。这些,具体地∏反映了我存在的印记,走在大街上立刻就隐入人群,渺小的自己也觉得卑微不堪,唯有手里大大小小的账单提醒我是生活的参与者。

  我还是没来由地喜爱这城市这街道,这阳光洒满的熟悉的每一样。从西到东,车流鱼贯,穿越在斑马线上,我简直要笑出声来———为这一个人的时光。

  我要去邮局,马路对面绿色的邮局,但映入眼帘的是满眼的中国红,它跳到你的目光里,温暖地飘———这是个国庆日。真好啊,街道Ⅷ两边满满地插着红旗,在风里猎猎的。风的方∮向就是归属的方向。我这样想。(二)

  邮局里有人在办包裹业务,那些鼓囊囊的物什暂时还在柜台上,马上,就会飞跃千山万水去一个方向不明的地方。我有那样一个地方去往吗?远方,有多远呢?即使,我┎有一样礼§物,又恰巧有赠送礼物的愿望,我能把它给谁?

  我在报刊架前漫不经心地走走看看,随手抽出一本,竟看见一个熟人的名字和相片。我在小城黄山的一个邮局的书架上发现这件事的时∶候,我的心灵还沉浸在远方在哪里的感慨里。我低头屈指一算,ш这个熟人已经差不多十年没见面了。照片上,他表情严肃凝重,眼睛很大,突然想起来,以前聊天说长相特征的时候,我还笑用一个“大”Е字形容过他,他当时很懊丧地说,是啊,偏偏大个子还生就了敏感的心性,是不是很不协调啊。

  一晃这么多年,彼此再也没有联系。今日见到相片,才知道变化也是大▁▂▃▄的►,即使不含一点笑意,法令纹还是从鼻翼两边深陷下去。但他这些年的笔耕不辍显然是成功的,在文字领域,他有自己的疆土,自己的马场,自己的座驾,在日升月落中,或快马扬鞭,或浅吟低唱,┑灵魂自由,精Ⅵ神高亢。

  我于是想到我自己。我是小众,更迷恋小众,喜欢又容易融入小众。⊙在自然与人文中,我偏重后者。感情的激发,情绪的浮动,可能在一个眼神中就获得,也可能被一句话就掳掠。我偶尔会是一名探子,潜入热闹的深处,看笑得最心无芥蒂的¤是我,却在一转身,秋风就起,抖不落眉梢的寂寞。(三)

  这是中秋的前夜。这是乡村的夜晚。

  月亮已经很圆很亮了,挂在对面的山岗上,明镜一样地照着整个村庄。秋风无声地潜入夜,把沉静的村庄一下子撂进水里再捞出来,然后,你就知道什么叫夜凉如水了。

  女儿不安地睡在我的身旁,忽而眉头皱起,忽而咂吧咂吧嘴,她肉肉的小手小脚拒绝我屡次为她╝掖上的被角,睡梦里,她被这陌生的夜风蛊惑着,贪恋这水一样的空气。

  屋外的夜泛着淡淡的青烟,薄薄地笼罩着乡野,几声狗吠零星地远远地传来,山上,树影绰绰,月下的一切仿佛都在生成一阕婉约的词,但我才疏,望景兴叹,白白空过了↙这美好的月夜。我刚打开一扇木棱的窗,薄凉的气息就欢快地进来了。我原以为我就着这难得的优质空气能看看书,没想只一会,穿着短袖衫的⊿胳膊就感觉酸出来,只好再次起身关上窗户,对被拒绝在外的夜风说声抱歉。

  这样的夜晚啊,⌒实在是需要一件薄薄的毛衫,松松地披着,或者,让他从身后默默地帮我披上,然后,牵手◎,在村里的小路上走一走,不必说话,不惊扰昆虫和植物,也不惊扰低低的月亮,只把脚印踏上去,一串,一串,一串……

  (四)

  清晨。哦,不,乡村的清晨太早,乡村的清晨在我的一个梦里悠忽就滑过去了,这已是个明媚的上午。

  我拿了棒槌和盆,去河边洗衣服。路上,碰见一个本家兄弟在水泥场上摊晒稻谷,远远的就喊了声:哥。

  一个坐在路边石墩上吃早饭的中年男子▨闷闷地&说:“喂喂,这么多哥,你喊哪一个?”

  这泛有浓郁生活气息的幽▅▆默,既含狡黠,又含友好,用这样的方式打招呼是爽朗的,也是智慧的。

  大家轰然笑起来,笑我的脸红,笑我的不知所措。在他们每个人的碗里,全盛着肉丝面和茶叶蛋卌,以这样隆重的食物作为早餐说明今天一定是个不°゜凡的日子Ⅰ。是的,中秋,团圆的、丰收的、高远的日子。

  去往小河的那条机耕路上,依旧绿草苍苍,矢∩车菊的药香正往鼻腔里探去;车前子硕大地摊在路边像朵盛开的绿牡丹;狗尾巴草空前的í肥大,毛茸茸地从渠沟里伸出来;苍耳可爱地卧在草丛里,冷不凡就在裤管上沾上一个,捉迷≈藏似地调皮呢。

  小河边已经有很多妇人了,多是洗鸡鸭鱼肉的♀,各种腥☼气在河流的上空弥漫着。鸡鸭全都已经成了白肉身,内脏被细盐腌渍在蓝边碗里,鱼也已经开肠破肚,被掏了鱼鳃,鱼肠,直挺挺地躺在石埠头上。老百姓的中秋,仍旧是朴实的以一餐丰盛的饭菜作为标志的,而且,这些菜肴,也一定是要自己爱的那些┛人来品尝,越是吃得底朝天越是满足呵。

  ≈(五)

 & 乘着月色,我回到我自己的城市。月亮也从乡村跟我们一路急赶慢赶到了城里。一进城,它就黯淡下去,然后,默默的,安静的Ⅹ,再不动声色地挂在很高很远的地方,带着б一脸的落寞和失望。

  楼下❤荒废的花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棵桂花树,矮矮的,是新栽的吧,就在我离去的这两天?虽是新栽,但枝头上依旧开满了细碎的黄花,芳香四溢。ζ谁۩..栽的呢———一定是如我一样爱桂的人吧,爱桂不ↇ仅是爱它的香,也爱它的寂寞,一樽孤独的酒,要几千◘年广寒宫里遥不可及的冷寂才泌出一坛。

  城市的夜是黄色的,不是乡村那种清冷的黄,而是带着些许魅惑、鼓噪的黄,"如果内心清寂,这种黄就会加重你的愁绪。这真是个奇怪的夜晚。

  但我仿佛尘埃落定,对着喷头,畅快地洗澡。温热的水流冲刷肌肤唤醒心灵,然后,美美地睡一觉。

  今夜无梦。 ⇔

请点击更多的散文精选ⓞ欣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