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时间:2020-06-21

村里Ъ的猫,身形多瘦长,身姿矫健,喜■攀爬,●善捕鼠抓鸟逮鱼鳝。在冬日旭╫阳里,猫∞儿时常轻摇尾尖,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进那一片片光亮里,四下转悠一番,选一个自〤认为舒适的地儿,随意躺下,闭上眼,与这个世界隔绝开来。

我家有一θ条猫,与老虎有着相同颜色的皮毛,每次看它院坝里行走,那姿态甚是威∏武。它现在是老了,要说具体有多老,我还真记不得了。

从前,我在家的时间多,那时候它还年轻,皮毛ц很是好看,我总是忍不住在它背上摸上一摸。它心情π好时,会就势用头蹭蹭我的手,碰上๑心情不佳的时候,便转过头着嘴,露出虎牙,一脸凶相。

猫特别怕冷,一到冬天,它就化身▊冬眠模式,到哪看见它都是缩成一团。或窝在厨房的柴堆里,或跳到正在烧火的灶台上,更甚,跑进那ↆ没有明火的灶孔。每次从灶孔出来,身上都要多出几团皮毛被烫焦烧黑的痕迹,那几根长长的胡须卷成几道卷儿,还带出一身灰≥,再看不出它平时那不可一世的清高之感,模样甚是滑稽。它跳到地面上,使劲儿一抖,扬起的灰洒落一地。它这种行为要被我妈看见,少不了一顿臭骂,几声诅咒,运气Ψ不好,还要挨上几脚。它倒也长记性,往后出灶孔的时候都要往外面先看上几眼,走道儿都绕着我妈走。

有时候看见它蹲在灶台上,┙闭着眼,打着呼,很是享受的样子。可我却偏偏不想如他愿,作恶之心顿起。伸出手,还没―碰着胡须呢,它就停止打呼,微微睁开了眼,一看是我,便又重新闭上,想继续它的春秋大梦。我怎可让它得逞,Л顿住的手继续行动,两只手一边捏住它的一根儿胡子,轻轻一拉,憋着笑静等它的反应。哪知,它连眼■神都不屑给我一个,只是动动胡须,那捏在我手指尖的一截儿便溜出了手。这可惹恼了我ⓞ,伸出手掌对着卐它的头便是一阵儿蹂躏,再快速撤◎回。得以发泄的我,便善心大≮发地离它ε而去。

乡村的冬夜是难熬的,人们会选择早早吃完饭,上床裹紧被子,▇█进入温暖的梦境。我房间的窗户没装玻璃,为隔掉大部分的寒风,我妈用一根۩尼龙口袋挡在¤窗上。风一吹,呼啦呼啦响成一片,但躺在床上,有时候我能辨别出不同的声音,那是一种拱塑料袋发出的声响。我知道,那是我家在外面跑了一圈的猫回┍来了,它有时会叫上一两声,似想让我它知晓它的到来。我醒着的时候会回上它一两声,告诉它我在床上。

我家的床,一年四⊕季都挂着帐子。它蹦上床,沿着帐子边儿一直拱,不管花费的时间长短,它总能进到帐子里来。我妈总语重心▀长的对我说,۞۞猫会把被子床单儿弄脏,不⿶要放它上床,我也总信誓旦旦地答应绝不放它进去,可谁让它本事那么大呢,我拦不住啊。

它总喜欢从我的肩部那里留出的缝隙钻进被子,被它带来的凉意冷着的我死死拉紧被子,它却越战越勇,使出了吃奶的劲儿,最后也往往是【以我的退让终结。它最喜欢窝在我的胳肢窝๑,咕噜咕噜打着呼,得意之时更↓是露出爪‖∠子挠我的胳膊,疼的我失去耐性,直〡接把它丢了出去。不一会儿,它又发起新一轮进攻,乐此不疲。

现在,我回家的次数也少了,它也老了。每次回去的时候⊙,∑我都会先找μ找它,唤上一两声,它在时会回应我。摸摸它的头,抚抚它的背,它会闭ξ着眼享受一番。

城г市里也有猫,多是宠物猫,它们体型多胖圆◣,整天一动不动,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屋内。若运气稍微差点,就〒可能成为被人遗弃的流浪猫,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,它们只有翻找垃圾桶获取食物。冬季里,路边偶尔会看见流浪╨猫僵硬的尸体,被人抛于草丛之中。

下一篇: 旁观者 上一篇: 那些草,那些花